QQ红包又出新玩法,这届年轻人喜欢玩什么了解一下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9

  距离2019年农历新年还有一个多星期,贴春联、放鞭炮、年夜饭、穿新衣、拜年、发红包......这些延续了数千年的新年年俗项目,正在因技术的迭代、时代的变迁,赋予了更多的内容。

  为了更加贴近年轻用户,让“年轻人”、“小盆友”在新的一年攒足好运、传递福气,讨一个好兆头的同时,还能寓教于乐,增长知识,拥有更多的新鲜感、让年“跨”得更有意义。腾讯QQ在2019年推出了红包新玩法——“可以分享”的福袋!

  雷锋网(公众号:雷锋网)也提前体验了一把福袋,好看又洋气。话不多说,下面跟随雷锋网详细解锁春节玩转福袋计划吧!

  

  

  

  

  2014年,腾讯微信率先发明具有浓郁中华特色的电子版本“红包”,该产品设计简单,操作方便。一时间,火遍了整个移动互联网。可以说,电子红包的到来,不仅增加了用户的社交粘性,更给社交增添了新的乐趣。这个现象级的“创新”应用与相应的社交核变,被马云定义为“偷袭珍珠港”计划。

  如果说,微信红包开创了移动支付的先河,那么,近几年QQ红包则走出了和微信红包相似又完全不同的路数,差异化明显。QQ红包不断地通过新形式、新互动对红包的原有定义,进行着各种探索、改良和创新。欢乐、搞怪、脑洞大开,贴合年轻用户的使用习惯,是QQ红包诞生之初就具备的特性。

  2015年初,腾讯QQ推出红包功能。12月31日跨年夜,腾讯QQ联合李易峰、赵丽颖、杨洋、吴亦凡、TFBOYS等明星在上海外滩,通过刷一刷动作给用户送红包。同时,基于QQ好友关系链、QQ群推出口令红包,QQ好友只有输入正确的红包文字口令才能抢到红包。根据腾讯公布的数据显示,QQ红包赢得“开门红”。2015跨年夜,全球QQ用户共刷红包729亿次,参与刷一刷抢红包用户数达到1.72亿人,QQ用户共刷出红包5.62亿个,人均刷红包次数424次。

  2017年,QQ红包已经不满足于刷一刷等简单的动作和口令,和最新、最炫的科技相融合,成为趋势。在2016年XR内容和交互的元年之际,QQ红包推出了包括“LBS+AR天降红包”在内的三种红包玩法。

  腾讯QQ表示,红包的本质依然是社交,AR技术只是手段,是为了让用户给好友发红包时能更有趣。其实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给春节增加一点年味,让大家能够在’玩红包’中,回归人与人沟通的本质。

  2018年春节,QQ红包的主题回归到了健康和运动,普及全民健康意识。提出QQ“走运红包”两大新玩法,除夕当天用户可以回顾自己在2017年运动步数抽取红包,春节期间走满100步可抽取一次红包。腾讯QQ通过“走”,号召大家放下手机,关注亲情、关注健康。“走运红包”的效果显而易见,数据显示,较2017年春节,参与QQ“走运红包”的用户平均每天比去年步数增长359亿步。在2018年初一至初三,共计2.1亿多人参加“走运红包”活动,共抽取17.9亿个红包。2.1亿参与者中,71%即1.49亿人是90后。占据全国总共2.32亿90后网民的2/3(64%)。

  QQ用户的年轻化让人意外,也在意料之中。一方面,很多中小学生95后、00后,均使用QQ作为布置作业、学习交流的工具;另外,很多90后注重兴趣交流,而QQ构建起的丰富内容生态,恰好满足了他们这部分独特的需求。

  2019年1月21日,微信红包宣布“变脸”,个人微信可以体验到企业定制版本的微信红包封面。其实,早在2018年新年,QQ红包就联合Ferrari、BURBERRY、KENZO、YSL beauté四个奢侈品品牌,推出“联名限量款红包”。还有短视频红包、视频电话红包、语音口令红包三种个人红包玩法。

  QQ对红包玩法的探索,比微信还要抢先一步。是对未来趋势的判断、内容的布局。同时,也是为了更加贴合QQ目前的用户群体。根据2018年腾讯合作伙伴大会公布的数据显示,QQ看点当前日活跃用户已超过1亿人,其中95后用户接近70%。平台用户构成的年轻化,带动了内容用户的年轻化。

  “内容+平台”需要以“兴趣+社交”为导向,精准打造内容生态,实现平台与内容的协同效应,相互赋能。正如,腾讯公司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市场总经理李丹所说:“内容与平台相融合、兴趣和社交相融合、科技和文化相融合是19岁的QQ能够保持年轻的三大法宝,也是QQ从单一产品走向丰满的大生态的秘诀。”

  1999年2月,腾讯推出IM(即时通信工具)OICQ。2000年,OICQ正式更名为QQ。2019年,QQ已经20岁了。如果以2014年,腾讯推出微信为节点,15年一个社交轮回。QQ已经在95后、00后之中悄然“重生”,被时代赋予了新的使命和意义。

  基于强社交关系链,衍生出的“兴趣”产品,从“使用”到“停留”,增加交互粘性,成为一个顺其自然的过程。见微知著,睹始知终。QQ红包只是QQ进化进行时的一个缩影。

  其实,纵观国内社交市场,经过了野蛮、荒芜时代,在网络规模效应下,逐步走向寡头格局。尽管社交领域挑战者众多。诸如,早期的校内网、人人网、米聊、飞信、易信、来往,到最近的MT马桶、多闪、子弹短信、聊天宝。能够将PC互联网时代的优势,顺利承接、过渡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企业,寥寥无几。

  雷锋网认为,第一,社交应用转向为工具型、社区型应用,与工具型、社区型应用转向为社交应用,两者不是殊途同归,而是云泥之别。社交应用的出发点在于交流、沟通、增进感情。而工具型应用出发点在于共同兴趣,这种人与人的连接性更弱。例如,美图、短视频工具,用户群体高度同质化,停留时间碎片化,不具备转型为社交应用用户多元化的先天条件。

  第二,用户代际不断地发生变化,95后、00后对于社交应用的属性、形态的需求更多,而这种隐性需求往往难以察觉。例如,游戏、直播、短视频的火爆。让面对面、即时性交流成为移动互联网后期发展最明显的特点。因而,社交应用单单具备社交属性是不够的,社交应用应该具备强大的生态能力、良好的社区能力。

  第三,主流的社交应用一定是正面、正能量的扩散,不是阴暗、负面情绪的传递、聚集地。尽管阴暗面是复杂人性中的重要一部分,但善良是一种人为可控的选择,人性中的光辉、向阳面是社会主流价值观。背道而驰,无形中缩短、损害了社交应用的生命力。

  第四,非刚性需求的垂直、细分社交应用,难以成为趋势。提倡适度分享的Snapchat,最具特色的功能是阅后即焚。Facebook、Twitter、Instagram均短暂开启阅后即焚功能。社交的本质依然是记录,阅后即焚在不同地区、不同用户群体中的需求指数、路径依赖不同。当一款产品的主要特性标签可有可无时,注定成为社交应用市场的炮灰。

  第五,团队年轻化不代表产品年轻化,年轻化更多是对产品趋势的感知能力。乔布斯52岁才推出颠覆终端业界、影响至今的产品iPhone第一代。稻盛和夫曾经说过,“在拜金主义肆虐的今天,到处充斥着一夜暴富的急功近利”,一款好的产品一定是经过多次试错,经验累积的结果。

  预知95后、00后个性化社交需求,赋能社交下一个十年。可以预见,想要成为国内年轻人最重要的社交平台,需要持续布局多元化内容生态,年轻化注定成为未来社交市场的主旋律。

  雷锋网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详情见转载须知。